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高爾基文學時代對當代有何批判性

發布時間:2016-09-24   |  所屬分類:國際政治: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我們從小的課本上就學習過高爾基,高爾基是前蘇聯的優秀作家,出生在一個木工的家庭,高爾基從現實的政治斗爭需要出發,強調19世紀現實主義文學對資本主義社會的揭露與批判意義,將俄國現實主義稱為“批判現實主義”。

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

  現實主義是高爾基那個流派的主流,下面小編介紹一篇期刊《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雜志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新聞出版總署、正式批準公開發行的優秀期刊,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雜志具有正規的雙刊號,其中國內統一刊號:CN11-3404/D,國際刊號:ISSN1005-6505。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雜志社由中共中央編譯局主管、主辦,本刊為刊。

  摘要:19世紀30年代初,現實主義逐漸成為俄國文學發展的主流,正如高爾基所說:“這個流派的特征,是它那鋒利的唯理主義和批判精神”,因此,我們常常把俄國興起的現實主義稱為“批判的現實主義”。安東?巴甫洛維奇?契訶夫是19世紀末期俄國現實主義文學家中最杰出的代表之一,他的作品以生動豐富的形象從各個角度和側面反映了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俄國現實社會。他所創作的小說大都“批判地再現當時存在的社會制度和社會關系,解剖性地暴露、撕毀所有一切的假面具。”本文以他1844年創作的最具有代表性的短篇小說《變色龍》為例,分析俄國現實主義中的批判性在作品中的具體表現。

  關鍵詞:俄國現實主義;批判性;契科夫;《變色龍》

  19世紀30年代起,俄國落后的封建農奴制和萌芽階段的資本主義經濟之間產生了非常尖銳的矛盾,俄國批判現實主義者在政治上反對沙皇、農奴制,所以其發展常常與解放運動緊密聯系。  一、從內容分析上體現批判性

  《變色龍》是契科夫24歲的時候創作的一篇文短意豐、言簡意深的優秀篇章。小說就寫了一件事,一個場合,四個人物,圍繞狗的主人是誰的問題,作者緊緊抓住警官奧楚蔑洛夫對待一條咬人的狗三番五次態度的變化,描寫了警官奧楚蔑洛夫這個溜須拍馬、不斷變換臉譜的馬屁精典型,通過其前后矛盾的言行,揭露了奧楚蔑洛夫所代表的沙俄腐朽統治下官僚們趨炎附勢、媚上欺下的丑惡本質,使作品的題旨分外顯明。這部小說是在俄國亞歷山大二世被民意黨人刺殺后,亞歷山大三世上臺強化警察統治的背景下創作的,這個時期的警察在所謂的“法令”通行下常常進行諂媚的勾當,小說通過奧楚蔑洛夫這個小官僚形象,反應了當時沙俄專制下的黑暗腐朽與丑態百出的官僚群體。而小說中一直被提到的席加洛夫將軍和他的哥哥,從來沒有出現過,卻在整部小說中有著窒息壓迫的影響,如同曹禺的《日出》中,金八老爺的形象,金八老爺也和席加洛夫將軍一樣,在整部話劇中從來沒有出現過,但是一切人的命運都是掌握在他的手中,任何人的遭遇都與他有著直接的關系,正如同席加洛夫將軍一樣,他的名字足以讓小警官聞風喪膽,生怕得罪了他就沒好果子吃,這種描寫手法,在諷刺小警官的基礎上,其實更加深刻反映和批判了當時俄國社會森嚴的等級制度,深惡痛絕的嘲諷了當時沙皇專制統治的荒誕。

  二、從場景描寫上體現批判性

  在《變色龍》這部小說中,沒有過多的場景場面描繪,在小說的開頭,只有一段對環境的描寫:“四下里一片沉靜。廣場上一個人也沒有”、“商店和飯館的敞開的門口,“連一個乞丐也沒有”從這些簡單的場景描寫中可以看出當下的俄國形勢萎靡不振,正處在一個十分低沉的時期。契科夫曾經寫信給高爾基說,寫場景要能夠“在一秒鐘里,印進人的腦筋”。“風景描寫要節制,緊湊一點、簡練一點才好,有這么兩三行也就成了”。(《致瑪•高爾基》)在《變色龍》這部小說中,關于場景的描繪雖然只有三句話,但幾筆就營造出了當時俄國黑暗的社會環境中人們的沉悶,接下來小說中寫到,本來“四下里一片寂靜,廣場上一個人也沒有”當赫留金大喊著他被狗咬了手指頭以后,“不久木柴廠四周很快就聚集了一群人,仿佛一下子從地底下鉆出來似的。”廣場上人群便出現了,契訶夫把人們的出現說成是“鉆出來的”,深刻諷刺了人們的無所事事和好事心態。就像魯迅的小說《藥》中愚昧無知的群眾一起圍觀看砍頭以及《祝福》中一群毫無同情心的婦女拉著祥林嫂詢問她的傷心事一樣,這些人并不是同情赫留金被狗咬傷了手指頭,他們只是為了消遣內心中的沉悶和無聊而已。小說一開始人群聚集,一直到最后都沒有散開過,圍觀人群都是一些看熱鬧的人,他們親眼看到、聽到警官的五次變臉,最后放過小狗還夸贊它“真是只不錯的小狗”,又轉過來對赫留金說:“我遲早要收拾你一下”,面對這些荒唐,圍觀的群眾沒有人同情赫留金,也沒有人去批判警官奧楚蔑洛夫的卑劣行為,而是對著赫留金哈哈大笑。在這個過程中,人群中大多是起哄者、圍觀者、搗亂者,這些人都是閑人,契訶夫通過對這些人的行為幾筆帶過,就將當時處在俄國的人民麻木不仁、愚昧無知等現狀進行了深度的諷刺,將人們的市儈心理進行了放大,對人們膽小怕事、生活空虛無趣進行了十足的諷刺。1898年,高爾基在給契訶夫的信中欽佩地寫道:“在俄國文學中還沒有一個可以與您媲美的短篇小說家。”契訶夫的確用他“短小的小說做著重大事情,”并且能“在人們的心里喚起對這種渾渾沌沌半死不活的生活產生‘見它的鬼’的僧惡。”在《變色龍》這部小說中,表面上是批判警官奧楚蔑洛夫,但是他所代表的是當時整個在沙俄專制獨裁統治下的官員們的基本本性,因為他官職不高,只有阿諛奉承才能茍延殘喘。因此“變色”是當時黑暗社會影響的結果,契科夫借用生活的瑣屑碎事去揭示重大的社會問題,其實質是對當時整個俄國政府黑暗腐朽的批判。因此,這部小說的確深刻的體現了契科夫清醒的、客觀的現實主義創作特色,也體現了現實主義注重現實,具有強烈的揭露性和批判性的特點。因此我們認為這部小說是批判現實主義的典型代表,是值得我們深刻探索和研究的。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sbmdrk.live/guojizhengzhilw/17825.html

上一篇:企業政工干部如何實現“三嚴三實”
下一篇:如何探索風景油畫的現實主義

夜店注册 组选871出现的前后关系 重庆快乐十分预测 山东十一运夺金遗漏 清查福彩3d开奖号 快乐十分出号有规律吗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三 会最赚钱女人八字 时时彩玩法 极速飞艇开奖cp119官网 赌博中限红是什么意思 广西11选5投注工具 在济南山师开服装店赚钱吗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 手机上赚钱的方法介绍 招远做什么赚钱 51678金蟾捕鱼辅助